(一)恋上杨烟楚那年,我十七岁,读高二。正是独倚花季,顾影自怜,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的年龄。其实在老师的眼里,烟楚是绝对的差生。吸烟,打架,贪玩,不爱学习,唯一的

爱,来的轰轰烈烈,以排山倒海之势,让你无法抗拒;情,去的戚戚惨惨凄凄,以抽丝剥茧之痛,让你不知所措!————题记  你冷了,我也就淡了;你变了,我也就沉默了;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