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着走着,我们都疲累不堪,远了,淡了,倦了,何处才有渡过彼岸的舟? 爱得越深,伤得越重。因为懂得,所以隐忍;因为眷恋,所以犹豫;因为深爱,所以不想爱到成仇,所

从来不敢忘记,那些超越理智的感情,从来不敢忆起,那些摆脱不了现实的离弃。曾用手中的铅笔绘出的自己,仍然在平静的纸面上永远的宁静,默默的仰望自己的信仰,呆在那片